山月记——转

陇西的李征博学多才,在天宝末年,以一介风采翩翩美少年登上虎榜(进士的榜单),被派为江南尉。但是他生性狷介、自命不凡,不愿低声下气充任小吏,不久之后就辞官,回到故园虢略归隐,和亲戚朋友断绝往来,专心一致的闭门作诗,完全耽迷于诗篇里。他认为,与其长久充当小吏而在俗恶的大官之前屈膝卑躬,不如留下几手好诗流传后世,百年之后尚可留名。但是,文名不容易显扬,生活却逐渐陷入困境。李征也感到日渐焦躁不安。从这时开始,李征的容貌渐渐消瘦,身体也一天天衰弱。往日风采翩翩、丰颊的美少年已无处可寻,只剩下眼睛仍然是炯炯有神。过了几年之后,简直到了家徒四壁的穷困,为了妻子儿女的生计,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,在度求得一地方官吏的小职位以安家糊口。在另一方面来讲,李征对自己作诗的前途也已经感到失望了。曾经和李征同登进士榜的同辈们,大多已经位居高官,必须对这些李征自己不大看得起的伙伴屈膝,可以想象对于李征的自尊心有多么大的伤害。他整天闷闷不乐,狂悖的本性也愈来愈难以压抑,挣扎在现实中的心境有着难以形容的悒恨不安。一年之后,李征因公出差,在汝水旁借宿时终于发狂了。在半夜里,也不知道为了什么,李征突然脸色大变,狂叫着从床上跳下来,直往黑暗中飞奔而去,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,人们到附近的山野里搜索寻找也毫无踪迹,此后再也没有人知道李征的下落。

爱情是一场谬误[转]

我这个人头脑冷静,逻辑思维能力强。敏锐、慎重、聪慧、深刻、机智一一这些就是我的特点。我的大脑像电机一样发达,像化学家的天平一样精确,像手术刀一样锋利。一一我才十八岁呀。